14
Jan
1/14/2023 晓明者,楚人也。自幼性格顽劣,及长,有侠义之风。中国抗疫三年后于近期放开,引发疫情海啸。晓明首当其冲,亡。年五十有奇。 明之父母,育一子一女,天远地别,阴阳两极。乖乖女品学兼优,从来不用操心。顽儿时常闯祸,需上门低头道歉陪着笑脸小心。但凡接到学校通知,心惊胆寒,两股战战,不知何往。 明之父母,虽出身寒门,毫无背景,然积极向上,不懈拼搏,明父成一代大家,儿科权威,居院长职,多次率队出国援助医疗。母随夫一生从事护理工作。明之妹,承父志,亦一代名医。 唯明,学业无成,勉强混个医专,做了牙医。每日里呼朋唤友,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意气风发,以好汉自居。找他帮忙,就是一句话的事,帮不帮得上,先应了再说...
阅读全文
01
Nov
11/1/2022 这两年因为病毒,什么节都没过。今年松动些,牛鬼蛇神齐出动。 附近一个新房子,早早就布置了,不但草坪上插满墓碑,车库边还竖了几个棺材板,真的是不怕鬼敲门。含蓄些的摆了南瓜稻草,应节气。 糖还是要买的。Trick or treat吗,不招待,难道求捣乱? 以前猪小弟出门讨糖的时候,批评过我们家门口的车道长,没有人会浪费时间多走路,所以你的糖发不完,没人要。这次我把糖直接摆在讨糖大军必经的路口,不用走冤枉路,不用敲门,不用讲客气,自己动手拿就好了。遇到贪的,连锅端都行。这是猪小弟最欣赏的发糖方式,自助。 5点天还没有黑,我已经一切准备停当,点好南瓜灯。开始做饭,该干嘛干嘛,以为不关我事了。...
阅读全文
29
Oct
10/29/2022 家电里面,我最喜欢扫地机器人。 很早以前就在有钱人家见过,还可以设红线,让它在规定区域打扫,默默地执行任务。只觉得稀奇,没有闲钱,不考虑。 直到听朋友说起这个扫地机器人如何方便省力,而且技术成熟,价格也降下来了,立刻心动,让老公在网上买了一个,真的不贵,$100多一点,基本款。 充好电,就开始看它展示威力了。所到之处,片甲不留。看过一篇科普文章,室内灰尘主要是人体皮屑脱落形成,无可避免。果然,它的垃圾抽屉里都是些毛绒绒的絮状物,头发,极少量的碎屑渣滓。我以前凭着一个 $10的拖把拖地,得到的无非是湿一些的打结的渣滓罢了。一点一点拖,上上下下,来来回回,周末一个大扫除,半天时间就没了,而且人累...
阅读全文
23
Oct
10/23/2022 紧赶慢赶,周六那天1pm赶到指定集合地点,却不见徒步的大队人马。再一查,哦,周日。 那就独行吧。难负秋光。 树林顺应时令,已经开始瘦身清减,肥厚的叶片蒸干了水分,该黄的黄,该红的红,该落的落。地面覆盖着落叶,踩上去,空间颇大的卷曲干枯的阔叶吱吱作响,细小绵软的松针却悄无声息。阳光透过树林倾泄下来,温暖而妩媚,舞蹈般闪烁着身姿。叶片在日光照拂下,显出透明的质感,衬着湛蓝的天,明艳清澈。 寻到一个湖,湖边坐了两个年轻人,在阳光下野餐。彼此打了个招呼,我继续沿湖漫步。 湖是野湖。湖面上散落着些许睡莲残叶,圆圆的,东一块西一块打着补丁。留待残荷听雨声。这般野外,怕是无人来听了。而此刻,它们不过...
阅读全文
10
Oct
10/10/2022 突然收到一封邮件,“是眉子吗?如果是请回复我。群子。2022.10.8” 有些疑惑。据说现在骗子无孔不入,上来就招呼,一点都不生分。八百年不联系了,是她吗? 还是回了。几个回合下来,微信连上,立刻打电话,果然是真人。 群子打着哈哈,终于找到你了!其中曲折一言难尽! 一言难尽啊。 我累了一天,已经上床准备睡觉了,结果就一言难尽了一个小时,睡意全无,睁眼到天明。已是寒深露重,窗外孤悬一轮明月,水泻一般,铺了半床。 她是我国内时的同事,相识近30年。当时地市合并,两方势如水火,却有幸结识了群子。她给人的印象,妥妥的鹤立鸡群。些不些的人根本看都懒得看一眼,洁身自好。口才极佳,当时打着乡土...
阅读全文
9/28/2022 我和秋天有个约会,约在白山深处。 这个夏天数访白山,来去匆匆,登顶一望而已。而秋天,我想要住到它的心里。 就报了一个亲子团。除了我和朋友两人未带成人子女,别人都带了未成年子女。一路上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不断,小木屋里上下铺爬来爬去打闹嬉戏,快活极了。孩子们年龄小的七岁,大的十多岁,每个人都自己背着背包,里面装的睡袋。争先恐后当先锋当领队,涉水攀石,不在话下。高兴了,就唱歌,此起彼伏,顺着山道悠扬。 时维九月,秋天刚刚分明起来,林木尚在回味夏日余韵,只有先知先觉的少数几株开始泛黄泛红。当面一座山,仍以绿主位,间杂着几抹微红。到的当天,先在山下AMC Highland Center住一晚,...
阅读全文
19
Jun
6/19/2022 上周五,带小猪去参加大猪的毕业典礼。 说好的共进晚餐。大猪说学校全是人,镇上的馆子至少得排队一小时,不值得。决定去另外一个镇以前吃过还不错的BBQ。 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乡村小馆。屋外的草坪停车场用餐区都极大,里面只一点点,却有吧台,卖酒。切两斤肉,不喝酒,成何体统?吧台是一整片竖切的树干,两三寸厚,连树皮一起,表面涂了清漆,倒也光滑鉴人。因为带着树皮,边缘不可能很直,便任其自然,直也好,疤也罢,就这么着了。正对吧台靠窗的那边,同样整片的树干砌了一长条bench,可以坐人,bench前摆了三张桌子,对面加两把椅子,能做三桌生意。转角的窗下摆了两张极小的方桌,还可以再做两桌双人生意。我们到的时候,老板娘...
阅读全文
昨天5月17日开车上班路上,得知好友刘凌过世,香消玉殒。 我们是儿时玩伴。一起上幼儿园,一起在巷子里呼来喊去疯跑,一起在堤埂子上吹蒲公英办家家酒,一起蹲在树下捡梧桐果子。那些圆圆的小小的散落在地上的梧桐树结的青果子,豌豆一般大小,锅里炒熟了可以当零食吃。拿个鞋盒子,慢慢捡,聚了一把,手盛不下了,就扔进盒子里。捡到半盒子一盒子差不多了,就回去。那个院子里的梧桐树枝繁叶茂浓荫密布将整个院子遮盖得严严实实。散果无数,你也捡我也捡,总也捡不完。凌捡了一大把聚在一起放到地上,招呼我快来看,这里有好多。我跑过去,心想肯定是她故意弄的,却也兴高采烈,两个人欢欢喜喜捧起来扔进盒子里,相视而嘻。那些风化干枯几乎透明的一捏就碎的果荚,含着四五...
阅读全文
27
Apr
4/19/2022 真没想到,今年结结实实看了一场波马,从头到尾。 趁学校春假,朋友带小女来访,参观一下大学之类。遇到波士顿马拉松,是不是得看看?值不值得看看? 刚好她的朋友也带小女来访,而大女儿就读Wellesley College,于是约定两家碰头,先看马拉松,再访名校。 我们早早抵达现场,车趴路边停车场。马拉松的路线全程封锁,各个路口都有重型车辆持横,南北交通切断,高速畅通。 时间还早,志愿者在布水。这边刚好有一个水站,一字排开很多桌子,铺上一次性桌布,先把空的一次性纸杯一个个顺序排好,组成一个长方阵,目测有好几百个。旁边一个干净的大垃圾桶,套上干净的白色大塑料袋,大号桶装水直接倒进里面,倒满了,用一个带把子...
阅读全文
29
Mar
类别: 原创天地
1 个评论     
机缘巧合,因为查了几个典故,近来重读《滕王阁序》,难以置信这是高中课文,当时根本不可能读通。不知道怎么混过来的。今日不妨补补课。 先简单说说作者王勃(650-676)。天才少年,聪慧好学,加上家学渊源,一点都没有浪费时间和基因,顺利成长为芝兰玉树,六岁能诗,九岁著论,十多岁把书读完了,又攻了两年医学。才气冲天,在别人眼恃才傲物,目下无尘,用现在话说,情商不够,得罪人不自知。年少成名,16岁担任沛王府修撰,最年轻的公职人员。王爷年龄也不大,喜欢斗鸡,当年的时尚。王勃一时兴起,作《檄英王鸡》,助兴。被皇帝看到了,怒,王爷们不务正业斗鸡,你个博士也不说劝劝,不劝不说,还拱火,还檄文,你檄谁啊你,我看你是活不耐烦了。当场赶出去,免...
阅读全文